阿言

你看见叶子了吗

在杭州上课的日子(つ``ˉ³ˉ)つ``

我是何其幸运见证了潮落时的淤泥与涨潮时不断靠近的幸运

日落【The sunset】
老家的一切都是难忘的,趁着除夕总算是回来了一趟。我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但看起来还是这个样子,外婆身上还有熟悉的味道。
我看见的日落也已经不如以前了。但我好想你
以前的时光……

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,
笑响点亮了四面风;轻灵
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。
……
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,是燕
在梁间呢喃,--你是爱,是暖,
是希望,你是人间的四月天!

多年来,阿丽克西斯发觉母亲总是过分的守护着自己的过去,不仅掩埋了自己的根,还把上面的泥土踩得结结实实。
阿丽克西斯决定打开母亲封存的过去。
他来到爱琴海的布拉卡,登上一座叫斯皮纳龙格的荒凉小岛。这是一处禁地,一处令布拉卡、爱琴海,甚至整个欧洲都谈虎色变的禁地,更是母亲的禁地。
禁地打开,一个融合爱恨纠葛的凄凉故事怆然铺展,一曲令整个欧洲潸然泪下的生死悲欢徐徐打开……

今天的天气有点冷,风有点大。我看见在等他的镜子里的自己也许终有一天也会化成泥沙。随风走,随浪飘。谁还记得他…谁还记得我心心念念难以忘怀的他。

小尼姑年芳28,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。我本是女娇娥,又不是男儿郎。